叶子不酸

朋友,你听说过盾冬盾嘛

【盾冬】伤痕(一发完)

梗来自微博,巴基被鞭打,要挟队长,但后来放飞了Orz。发过上,但懒得复制链接了,看过的直接看后面的图片好了

  

       史蒂夫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甚至不需要跟他走的最近的詹姆斯中士,任何人都能看出来一向和气的队长近几天总是很容易就生气,倒不是会对属下发火什么的,但只是板着张脸,义正言辞、略带失望的看着他们,就够这些士兵们惭愧的了。

  

  巴基很担心,决定践行自己咆哮突击队队副和史蒂夫·罗杰斯最好朋友的头衔带来的责任——当然他们有更亲近的关系,但是在军队生活,为了所有人,他们一直很克制,现在最好也别表现出来——去找史蒂夫谈谈。

  

  巴基找到史蒂夫的时候,他正在河里洗澡,行军途中,能找到水已经很难得了,有很多人都泡在河里。

  

  看见巴恩斯中士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大兵们推推搡搡、互相调笑着让出史蒂夫旁边的地方,让来自布鲁克林的两个青年坐在一起。

  

  巴基三两下脱光衣服,跳进水里,溅了美国队长一脸水,史蒂夫面无表情的抹了把脸,严肃的看着他。

  

  旁边的大兵战战兢兢的,在营帐里,队长刚骂了几个做错事的新兵,巴恩斯中士这种在老虎头上拔毛的行为,让附近的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巴基笑嘻嘻的靠近他,锤了锤他的肩膀:“得了,史蒂薇,放松一下,你最近太紧绷了,新来的兵都快不敢跟你说话了。”

  

  史蒂夫抿了抿嘴,露出他独特的无奈又纵容的表情,最终还是抬抬嘴角,浅笑了一下。

  

  巴基叹了口气,转过身,跟他肩并肩靠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前方虚空的某个地方出神。过了不知多久,巴基突然问:“你是不是还在想上个月的事?”

  

  上个月,因为一次失误,史蒂夫和巴基被红骷髅抓住。红骷髅把巴基绑起来鞭打,威胁史蒂夫,让他说出那次任务目标的位置。虽然最后两人成功逃了出来,但是巴基被沾了盐水的鞭子打了几十次,直到现在身上还有没有长好的疤痕。

  

  自从那次任务后,史蒂夫就一直不太痛快,连跟巴基调笑的次数也少了,巴基往往要都好久才能让他笑起来。

  

  史蒂夫还没回过神来,被说中心事,身体下意识的动了动,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对:“没……”

  

  巴基打断他:“你觉得你的谎话能骗过我吗?”

  

  史蒂夫无言。

  

  巴基转转眼睛,扫了一遍周围的大兵们,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虽然有点冒险,但是,他有信心改变现在弥漫在军营里的由史蒂夫造成的压抑气氛。

  

  巴基哗啦一声站起来,爬到岸上,一边把衣服扔到史蒂夫的脸上,一边穿上自己的。

  

  史蒂夫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又想出了什么坏点子。

  

  巴基看他一动不动,啧了一声,踏进水里,拽着他的胳膊,把史蒂夫拉上岸,毛毛躁躁的给他套衣服:“快点,快点,巴基哥哥带你去玩个好东西。”

  

  十分钟后,看着熟悉的环境,史蒂夫无奈地说:“所以我的帐篷里会有什么好玩的东西?”

  

  巴基眨眨眼睛,把史蒂夫摁在床上,接着也爬上去,开始接自己的衣服。

  

  史蒂夫还是没反应过来:“怎么了,你藏在身上了吗,可是刚才洗澡的时候没看见啊?”

  

  巴基翻了个白眼,手上动作却没停:“史蒂薇,你的身体变大了,情商却变低了是不是,在你还是个小个子的时候还会在每天晚上睡前做些坏事呢,现在不知道这是什么了?你的男朋友在你的床上脱衣服,你说是什么意思?”

  

  史蒂夫后知后觉的弄了个大红脸,巴基好笑的看着他的耳尖和脖颈甚至也变红了。这其实不能怪史蒂夫,自从上了战场,风里来火里去,他们光是担心对方的安全就用尽了全部心力,根本没时间想这种事。

  

  史蒂夫手足无措的挪了挪脚,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应该配合的脱衣服。

  

  巴基按住他的手,亲亲他的嘴唇和喉结,制止了他的动作。

  

  这时巴基身上已经只剩一条内裤了,他拿起脱下来的领带,爬到床头,边把一头绕道左手手腕上,边把另外一头递给史蒂夫。

  

  史蒂夫看出他是想让自己把他绑起来,皱着眉,抗拒的一动不动。

  

  巴基叹了口气,抬起身抱住史蒂夫比自己宽阔的多的肩膀,蹭蹭他坚毅的脸颊:“我知道你一直在害怕,我伤好了后去找将军汇报情况的时候,听他说你曾经想过把我调回美国本土去?”

  

  史蒂夫不说话,但身体微微颤抖起来,用力的抱紧了巴基,曾经需要仰望才能看见的身影,现在就这样安静的靠在自己怀里,这让他心里又是柔情又是心疼,但他知道巴基是个独立的、坚强的、强壮的士兵,自己不能因为一己私欲就把他安排到后方去,那是对巴基最大的不尊敬。

  

  可是那天红骷髅鞭打巴基的景象一直出现在他的噩梦里,巴基身上的伤疤和红痕也时刻提醒着他巴基并不是超级战士,战场上意外随时有可能发生,他太害怕了,害怕的恨不能整天整晚的把巴基放到自己身边,揣到兜里,或者直接放进身体里去,时时刻刻的保护他。

  

  “你看,史蒂薇,”巴基轻吻着他的耳垂,“你在这里,我不会轻易受伤,我还得看着你的后背呢。”

  

  看他还是心有芥蒂,巴基继续说:“要知道我是个狙击手,肯定是小队里危险最小的那个,如果要担心,肯定是一直冲锋在前的你更值得一点。”

  

  史蒂夫的身体不再那么僵硬了,双手也从巴基光滑的腰上滑下去,落到结实敏感的大/腿/根部,轻轻一用力,就把巴基举了起来,让他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偏过头,想去/吮/吻巴基线条好看的颈侧。

  

  史蒂夫的身体不再那么僵硬了,双手也从巴基光滑的腰上滑下去,落到结实敏感的大腿根部,轻轻一用力,就把巴基举了起来,让他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偏过头,想去吮吻巴基线条好看的颈侧。

  

  没想到巴基轻轻一闪,从他腿上翻了个身滚到床上,蹭蹭几下把自己的双手捆了起来,以史蒂夫超级士兵的眼力甚至没看清他的动作,甚至他还在继续刚才的话题:“如果真的要受伤的话,最深刻的那次希望是你带给我的,就算我死一万次,也还记得的那种……伤痕。”

  

  最后一句话,巴基几乎是贴着史蒂夫的耳朵说的,微热的气息喷在他滚烫的耳尖上,史蒂夫沉浸在他温柔又带点诱惑的嗓音里,晕晕乎乎、意乱情迷的想要亲亲他,却又被躲开了,巴基手指抵在史蒂夫的唇上:“别急,游戏还没开始呢。”



——End——

评论(4)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