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不酸

朋友,你听说过盾冬盾嘛

【盾冬】未来(上)

最近在补漫画,疯狂痴迷小助手,自割腿肉。

 

                  (1)

  Steve知道自己双重身份的事情瞒不了多久,尤其是在里海营的团宠——James "bucky" Barnes,自己最好的朋友面前,但没想到是在这种情况下。


  “啊哦”Bucky用手挡住眼睛,大眼睛却在手指间的缝隙里来回转动,扫视着摆在行军床上的美国队长制服“上帝啊,我亲爱的小Stevie也学会角色扮演了吗,还是现在最受欢迎的美国队长?”


  “呃……”Steve面红耳赤的维持着脱衣服的动作,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得了吧,”Bucky扑倒Steve的床上,边胡乱的揉搓着制服边冲他眨眼睛,“Stevie相信我,不需要角色扮演,你只要穿着你那身绿色军装,会有数不清的女士向你的胸肌里扑的……只要你不要脸红,不要一本……正……”


  Bucky的眼睛渐渐瞪得溜圆,难以置信的看着手里的制服:这种料子不可能只是为了那该死的什么角色扮演!


  抬起头看看窘迫的Steve,Bucky撑着身体的左手一个打滑,整张脸埋进了红蓝相间的制服里,平时只能在报纸上看见的国家象征就压在自己身下,好像还能闻见没有消散的血腥和硝烟味,强烈的刺激让Bucky一阵头昏眼花。


  Steve连忙手忙脚乱的把衣服扔到床脚,坐到Bucky身边,轻轻地推了推他:“天呐,Bucky,你还好吗,Buck,Bucky?!”


  Bucky揉着太阳穴坐起来,结结巴巴地说:“上帝啊,我从没,从来没想过——虽然早就知道你很厉害,但没想到,你竟然,你竟然是美国队长!”


  Steve已经从被发现的慌乱中平静下来,笑着说:”是啊,我想我被你逮了个正着!是谁让你随便进我的房间的?!”


  Bucky看着Steve脸上的笑容,知道他没有生气,于是拍拍他的肩膀,调笑道:“进你的房间什么时候还需要喊报告了,士兵?”


  “哇哦”手接触到了Steve的肩膀,Bucky才意识到这就是支撑起那身美国国旗制服下的身躯,不由得上下摸了摸。


  Steve的脸悄悄红了红,推开他冰凉的的手指,开始换上制服:“好了,别闹了,Bucky,我现在得走了。”


  “什么,什么,你要去执行任务了吗?!”Bucky跳起来,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好朋友。


  “别想!”Steve皱起眉头,“如果你不想被什么神秘的杀手袭击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我需要向上级报告,有人发现了我的身份这件事不能隐瞒。”


  “让我老实的呆着倒不是不可以……”Bucky挑了挑眉,“那你觉得你最好的朋友以后能跟你一起行动吗?”


  Steve看着自己年轻的好友,他知道Bucky是认真的,如果自己提出要求的话,以他在里海营的训练成绩,上面很可能同意。但是Bucky才16岁……

  

  “停止你没必要的关心,Stevie,虽然你平时确实跟老妈子一样唠叨,但你不是我妈妈”Bucky挥挥手把Steve关爱的眼神赶走,“我成年了,接受训练的时间比你还长,上过战场,杀死过人,每天面临的危险并不比你的兼职少多少。”


  “好吧”Steve妥协了,“我会申请的,但我不能保证上面会同意。”


  Bucky小跑到门口,掀开门帘向外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后用力把Steve向外推:“放心吧,亲爱的,我敢肯定他们会同意的,你快走吧。我现在要想想以后穿的制服,我可不想把国旗穿在身上,在那群顽固的老家伙替我做决定前,我要自己想办法做一套。”


  于是,到了晚上,带着好消息回来的Steve就在自己床上看到了一个睡着的小助手。


                    (2)


  结束了一天的辛苦训练,Bucky急匆匆的洗了个澡,头发还湿漉漉的就闯进Steve的房间:“Steve,Steve,你听说今天发生的事了吗?”


  “恩”Steve扬了扬手里的报纸。


  最近城里来了一个叫“桑多和奥马尔”的表演团队,演出的前期宣传一直打着可以预测未来的噱头。虽然确实有预言师之类的超能力者,但是据说真正的预言师受一个秘密协会的管辖,不能随便说出预言,更何况是拿超能力进行娱乐性表演。尽管大多数人对此不屑一顾,但今天首演的时候场馆还是人满为患。他们口中的预言师侏儒奥马尔预言比克斯堡军事基地将会发生一场事故,观众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场馆外面的人都在喊叫“比克斯堡爆炸了,里面还在进行战略演习呢!”不久哭声就传遍了整个城市,那是军人家庭失去亲人的悲拗。


  “这事看起来有点奇怪……”Steve把报道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一遍。


  “没错,我才不相信这是预言呢,超能力者哪有那么常见?”


  Steve好笑的看着他,示意眼前就有一个他口中“难见到的”超能力者。


  Bucky笑嘻嘻的撞了撞他的肩膀:“你不一样,Steve,你只是体能比一般人好一点,能成为美国队长完全是因为你的内在,再强大的天赋在你面前也不值一提。”


  Steve轻咳一声,悄悄转过身掩饰自己红彤彤的耳朵:“那我们明天去看看他们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好的,我没问题,士兵。”Bucky故意歪歪斜斜的敬了个不太规范的军礼,一头扎在Steve的床上赖皮的蹭了蹭枕头:“队长,明天你的助手就要去执行第一次任务了,今晚他是不是应该有点特权呢,比如偷一下懒,不回他那半个营地之外的房间?”


  “我怎么觉得平时里海营里特权最多的人就是你。”Steve的嘴角控制不住的往上翘。


  “那不一样……”尾音还没从嘴里跑出来,Bucky就沉沉的陷进了床铺里。


                    (3)


  第二天,史蒂夫和巴基来到了表演场馆,由于昨天的事,今天来看表演的人更多了。人群中史蒂夫生怕巴基和自己走散,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


  门口有个人在高声喊着:“只要十美分就能看桑多和奥马尔预知未来啦,大家千万不要错过!”


  两人挤进去时表演已经开始了,一个金发男人和一个侏儒在台上四目相对,金发男人不停地喃喃,在台下听不清,只能听出其中夹杂着“努力想”、“蠢货”等词。


  台下的观众们议论纷纷。


  “天哪,快瞧啊,你觉得他能看见未来吗?”巴基旁边的女士问与他同行的男士。


  “我也不知道,但这预知的把戏真让人紧张。”


  史蒂夫和巴基对视一眼,暗暗提高了警戒心。


  在人们失去耐心之前,金发男人突然站起来,胸有成竹的大声说:“奥马尔,告诉我们,你看到了什么?”


  矮小瘦弱的侏儒瑟瑟发抖:“我看到了……一座桥……是希尔敦大桥……很多车堵在那里,桥要塌了!”


  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一阵雷鸣般的爆炸声,史蒂夫和巴基意识到他们没来得及阻止这场灾难。


  剧院的观众乱作一团,趁没人注意,他们闪进了后台,正好看见金发男人和奥马尔在急匆匆的向后跑。


  史蒂夫快跑几步,抓住金发男人,提着他的领子开始问话,巴基追着格外灵活的奥马尔向一个屋子里跑去。


  “你究竟是谁,奥马尔怎么会预言,那座桥倒塌跟你们到底有没有关系?回答我!”


  金发男人咬紧牙关,一字不说。


  看他还想挣扎,史蒂夫刚想威胁,巴基一声惊呼却打断了他,想也没想,史蒂夫飞快的冲到刚才巴基进的屋子。


  刚推开门,就有两把枪分别对准了他的头和心脏,巴基双手被绑,被一个人捉着手臂困在怀里。


  看见他进来,刚停止挣扎的巴基又开始左右乱动,寻找机会想要挣开束缚。


  “巴基,别动!”史蒂夫严厉的说,从来没听过好友这么严肃的声音,巴基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动作。


  “呵,你的男孩儿还挺听你的话,”抓着他的男人冷笑道。


  “你们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没等他回答些什么,史蒂夫就近似自言自语的回答了自己的问题,“还能是谁呢?肯定是纳粹,你的长相有典型的日耳曼人特征。所以这两天的爆炸也是你们事先安好炸药,奥马尔做出预言吸引人们的注意,你们就趁机引爆炸药。”


  那个人恨恨的往地上啐了一口:“那我也不用废话了,让我们走,我就把这男孩儿还给你。”


  “你伤害了这么多人,炸毁了重要的公共设施还想走?”史蒂夫挑了挑眉,“巴基,动手。”


  “好嘞!”巴基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就用藏在衣袖中的刀片把绳子割开了,接到命令后立刻猛地转身,右手顺着那人的手臂向上,左手攥着他的手腕,形成了个标准的过肩摔起步姿势,猛地一用力,比他高大的多的男人飞了出去。


  史蒂夫用盾牌挡子弹的间隙看他解决了敌人,不由得打趣道:“总有人忘记你是一个标准的,甚至比大多数战士都要强的士兵。”


  巴基耸耸肩,几步跑到史蒂夫的身后,从绑在大腿上的枪带里抽出手枪,向对面开了几枪,霹雳啪啦的枪声瞬间停了,整间屋子陷入寂静。


  史蒂夫把盾牌放到背后,环顾房间一周,走到窗帘后面,揪出了奥马尔。


  矮小的侏儒在高大的史蒂夫面前显得更可怜了,巴基从史蒂夫身侧探出头:“嘿,你以为你能躲过去吗?”


  奥马尔现在反而镇定下来:“美国队长,请相信我,我是被迫的。”


  “哦,是吗?如果是我我也这么说。”男孩儿轻蔑的说。


  “我确实是预言家族的成员,纳粹几个月前抓住了我,可他们没想到虽然我有预言家的基因,但是却没有预言的能力,一直没发挥他们想要的作用,上个星期盖世太保下达了这个声东击西的计划,顺手让我充当了预言家的身份。”


  “你怎么证明?”


  奥马尔沉默了一会儿:“美国队长,我能相信你吗?”


  “我以我的人格发誓。”史蒂夫严肃的说。


  “你自己都叫他美国队长了,你这是在质疑美国精神吗?”巴基开始为史蒂夫打抱不平。


  奥马尔认真的打量了很久看上去只有15、6岁的少年,转过头直视美国队长湛蓝的眼睛:“用这孩子起誓,接下来的事情你永远不会说出去,否则你就会永远失去他。”


  “不可……”


  还没等史蒂夫拒绝的话说完,巴基就不耐烦的接话:“好的好的,要是史蒂夫说出去,我就从火车上掉下去,悬崖上摔下去,从飞机上直接拍到海面上可以了吧。”


  奥马尔脸色古怪,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其实我是有预言能力的,我可以让你们看一点未来。”


  “等等,就算你是真的预言师也有可能是坏人啊。”


  奥马尔被冒犯了一样的跳起来:“能看见命运女神裙摆的幸运儿是不会说谎的!”


  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巴基摆摆手:“好吧好吧,话都是你说。”


  奥马尔看起来还是有话要说,愤愤不平的瞪了巴基一眼,不情不愿的说:“你们想看什么?”


  “我没什么想知道的,巴基你说吧。”


  “恩……我也不知道……”


  他们这态度惹怒了奥马尔:“你们就没有什么想知道的吗?!比如战争什么时候结束,你们什么时候死亡,啊!还有你们生命中的另一半,你们肯定想不到是谁!”推销一样,预言家不停地说着一些吸引人的词汇。


  史蒂夫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战争当然会结束,无论经历几年我们都会尽最大的努力缩短这个时间。”


  “而且每个人都会死,”巴基接着说,“早早的知道自己的死期光是听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事,至于未来的情人嘛……”巴基假装老成的摸着下巴,“还是留着点神秘感吧,我倒是无所谓啦,但是以队长害羞的性格,知道那姑娘是谁后,肯定就不敢跟她说话了。”


  美国队长一脸正直;“我才不会害羞,巴基。”


  “你当然不会。”巴基嘴里说着,小幅度的冲奥马尔摊了摊手,比了个真拿他没办法的口型。


  遇到这样的人,奥马尔彻底没办法了,赌气地说:“那你们说怎么办,干脆杀了我算了。”


  巴基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等等,我倒确实有件想知道的事情。”


  “说吧。”奥马尔实在对他能提出什么好主意不抱希望。


  “我想看看队长未来遇到的最大的危险是什么。”


  史蒂夫无奈的笑了笑,但是并没有阻止。


  奥马尔看两人达成了一致,把手放到巴基的头上:“孩子,记住,无论你看见了什么都不能说出去,刚才队长发的誓同样适用于你,永远不要骗一个预言家。”


  “知道了,知道了,快来吧。”


  话刚说完,好像有一股电流击中了他的太阳穴,巴基的意识一下子掉进了时间的漩涡。


  周围模糊而混乱,他好像在飞快前进,又好像只是呆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巴基脸颊一凉,还没来得及思考这是什么,纷纷扬扬的雪就落下来了。

评论(9)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