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不酸

朋友,你听说过盾冬盾嘛

【盾冬】故障(1)

     接队三巴基进冷冻仓后,突然醒来,发现身边的一切都不太对了……

     最先出现的盾是黑的,黑的!注意!

     1v1白盾白巴基
     CP:盾冬、贾尼、寡鹰、幻红、冬寡前任涉及。奇异玫瑰提及

 
       巴基突然醒了。

 
    他知道有什么不对劲,这里不是瓦坎达的实验室:味道不对、没有研究员的声音,最主要的是,他现在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被子,但这并不能让他感到温暖,整个房间都是冰冷的,就像一个大型的冷冻仓。

       这是哪,史蒂夫在哪里?情况不明,巴基只是眼珠动了动,把呼吸调整到睡着的人该有的频率。

  他小幅度的调动着自己的肌肉,试图让整个身体获得知觉。但是没想到的是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这种情况他曾经也遇到过:在九头蛇的时候,因为据点转移,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摄入营养,只是冻在冷冻仓里,再次解冻的时候,他的肌肉都有些退化了。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慷慨的特查拉陛下不会让客人处于这种境地的,应该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巴基一边回想着进冷冻仓之前的事,一边还有心思担心史蒂夫,不知道他情况怎么样了,巴基入睡前他正在计划把teamcap的人从海底监狱里救出来,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巴基的清醒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过低的温度让他的的意识又开始昏昏沉沉,不得已,巴基狠狠地掐着他的右腿,不让自己睡着。

 

  在有意识地计数下,30分钟后,外面传来了一声惊呼,虽然隔着防护门,但是这微小的声音还是被超级战士的耳朵捕捉到了,巴基的注意力稍微集中了些。

 

  “他有心跳了!!!”

 

  “这不可能,他已经放进去很久了,而且受了那么重的伤,连队长都说……”

 

  话没说完就被第一个声音打断:“监控数据可不是这么说的!”

 

  “难道是仪器坏了?”

 

  传来了调整仪器的滴滴声,过了一会儿,另一个声音说:“我们还是去通知队长吧……”

 

  剩下的巴基已经听不到了。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曾经受过伤?他被冻了多久?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听他们的意思,史蒂夫就在附近,而且可以自由活动,那么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或者已经解决,很快他就会知道前因后果了。出于谨慎考虑,他还是闭着眼睛,默默地调整肌肉的状态。

 

  果然,没过多久,房间门就打开了,接着,巴基就听见了史蒂夫的脚步声。

 

  略有些颤抖的呼吸声在还没靠近病床的时候就停滞了,接着就变得异常粗重——这让他想起上世纪40年代的那个体弱的小个子,犯病的时候,每一次呼吸仿佛都会耗尽他身体里最后的能量。

 

  巴基知道史蒂夫也听见了自己的呼吸声,他眼球转动着,尝试着从困意中挣脱,睁开眼睛。

 

  “没关系,没关系,巴基,”史蒂夫看出了他的努力,几乎是用扑过来的速度,用手挡住他的眼睛,近乎迷恋的感受着他的睫毛在手心里颤抖的感觉,“放心,我在这,我们是安全的。你睡太长时间了,不要动,等等博士会过来,做过全身检查后我再跟你说发生了什么。”

 

  即便身处这么冷的环境里,史蒂夫的身上仍然散发着源源不断的热量,温暖的手心更是让巴基好受了很多,他现在已经可以稍微动一动了。吃力的抬起手放在史蒂夫的胳膊上,巴基安慰的上下滑动,示意自己没事,不用担心。

 

  这好像成了打垮史蒂夫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猛地俯下身,脸埋在巴基的脖子旁边,用尽全力抱住他,头不住的磨蹭。一行液体流到巴基的肩膀上,顺着流畅的肩膀线条滑下去,落在硬邦邦的床单上。

 

  史蒂夫哭了。

 

  巴基不知所措,只能轻轻蹭着脖子旁边的脑袋,给予他无声的安慰。

 

  班纳博士很快到了,那时医务人员已经把房间温度升高,巴基半坐着,靠在史蒂夫怀里。

 

  巴基对他们这么亲密的姿态被别人看见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博士好像已经习以为常,看了史蒂夫一眼后就埋首于操作台上,不停地敲敲打打。

 

  班纳博士对他的检查做的格外细致,各种射线和仪器全用上了,但是不管怎么检查,得到的结果还是身体完全正常,只是有点营养不良,多注意休息,身体机能很快就能恢复到鼎盛时期。

 

  史蒂夫并没有放他走:“博士,你能不能再检查一下巴基的精神状态?”

 

  班纳看了巴基一眼,犹豫的说:“我……我不是那种博士,你可以找专业的……”

 

  虽然在精神方面,巴基一点发言权都没有,但是让班纳博士一个生物学博士进行心理测试,怎么说都不太好,刚想拒绝,史蒂夫就开口了:“抱歉,布鲁斯,但是我们现在能相信的人只有你了。”

 

  但凡被美国队长用他那湛蓝色眼睛看着的人,没有一个能拒绝他的要求。班纳温和的推了推眼镜,叹了口气:“好吧,但我只能做一些表浅的测试,更加深入的以后一定要专业的心理医生。”

 

  “好的,当然,谢谢你,布鲁斯。”美国队长真诚的说。

 

  事实证明,巴基现在的精神状况好得很。巴基自从见到史蒂夫,并且确定他们现在是安全的后,就一直在担心他脑子里洗脑词的问题。等所有人都走了,他们进了史蒂夫的房间,两人都换好了睡衣,巴基半躺到史蒂夫的床上,才有机会问出来。

 

  史蒂夫坐在床边,轻轻地顺着巴基干燥的发尾:“不用再担心那些事了巴基,那都不是问题。”

 

  这么说已经解决了?巴基好奇地问:“怎么洗去洗脑词的?我睡前曾经听过瓦坎达一些科学家们提出的研究方案,是手术还是魔法,有录像吗?”

 

  史蒂夫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臂:“你先休息吧,现在太晚了,以后再看也不迟。”

 

  巴基看了看床边的闹钟,凌晨3点,不由得心里涌出一股愧疚:半夜还把班纳博士惊醒,真是太不好意思了。虽然到了睡觉的时间,但是刚清醒没几个小时,巴基一点睡意也没有,鼓了鼓脸颊道:“我睡了太久了,现在不想睡,反倒是你,快休息一会儿吧,黑眼圈都出来了。”

 

  确实,史蒂夫消瘦了很多,脸颊凹陷,眼圈黑的简直可以和战术迷彩相媲美。自从七十年前史蒂夫注射血清变成了大个子后,巴基就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最近有什么棘手的任务吗?不管怎么样,他都需要一个充足的睡眠。

 

  不顾史蒂夫的拒绝,巴基强硬的把史蒂夫拉上床,给他盖上被子,别扭的转过身子,用完好的右手捂住他的眼睛,强迫他睡觉。

 

  “好吧好吧。”史蒂夫嘴角噙着笑容,把巴基身后多余的枕头拽出来扔到床下,在他不由自主的躺倒后,揽着他的腰,把他翻过来两人面对面,呼吸相闻。抓住巴基的手腕,史蒂夫向前凑了凑,头埋进他的脖子里,找了个舒适的角度,叹了口气,不一会儿呼吸就平稳了下来。

 

  史蒂夫的鼻尖贴在巴基的肩膀上,一股股气流吹在他的皮肤上面,痒痒的。巴基听着他几不可闻的呼吸声,慢慢也有了困意,不知过了多久,巴基也睡着了。

-——tbc——

评论(1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