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不酸

朋友,你听说过盾冬盾嘛

【盾冬】故障(2)

 接队三巴基进冷冻仓后,突然醒来,发现身边的一切都不太对了……

最先出现的盾是黑的,黑的!注意!

1v1白盾白巴基

CP:盾冬、贾尼、寡鹰、幻红、冬寡前任涉及、奇异玫瑰提及

 

  巴基醒来时史蒂夫已经不在了,这有点反常,倒不是说在70年的洗脑后他还有什么清晰地记忆,即便努力了两年,巴基仍然没有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史蒂夫,所以在冰冻自己之前他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史蒂夫相处,小心翼翼觉得太过矫情,装出一副亲密的样子又怕出差错,可谓是战战兢兢。

 

  但仅凭之前他们相处的两天来看,史蒂夫黏自己黏得很,虽然这么说有点自大,但是巴基能感到史蒂夫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如果巴基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史蒂夫就会坐立不安,下意识的寻找他的身影。


 

  综上所述,一觉醒来没看见史蒂夫可真有点奇怪。巴基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想,他们可是最好的朋友,连那个一直和史蒂夫在一起的小鸟儿也不能比。

 

  说起小鸟儿,他好像是叫萨姆?他刚醒来时怎么没见他,虽然巴基曾经撕过他的翅膀,后来在德国政府还打了一架,但是他以为他们在那辆狭窄的甲壳虫里建立了不那么深厚的友谊呢,他从冰冻里苏醒,萨姆居然没来看他,这可有点让人伤心。


 

  屋子里昏暗极了,但是闹钟显示现在是下午2点,厚厚的窗帘拉着,估计是史蒂夫想让他睡个好觉。巴基歪歪扭扭的爬起来——他还不太适应没有了金属左臂的重量,柔软的床垫也让他没有安全感,没有地方施力。

 

  好不容易走到窗帘前,巴基握住右侧的窗帘,猛地拉开,闭上眼睛,做好了被浓烈的阳光照射的准备。


 

  令他惊讶的是,他想象的没有发生。没有刺眼的阳光,没有树,没有人,没有道路,没有任何一样一个热带国家应该有的东西。

 

  这是一面墙。

 

  巴基出了一身冷汗,醒过来后的一切异常交替在脑海里闪过:巨大的冷冻室,研究员之间怪异的对话,班纳博士隐藏在平淡表情下的不满与反抗……

 

  想来想去,巴基得出一个结论:这个史蒂夫是假的。

 

  他被冷冻前看的最后一眼就是史蒂夫,这让他有一种错觉,醒来后他也能看见史蒂夫;而且史蒂夫难得流露出的脆弱让巴基不知所措,这更加降低了他的判断能力,以至于看见这面墙才反应过来一切都不对劲。

 

  巴基在内心里狠狠地鞭打自己,为这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错误,也为他居然把假的史蒂夫认成了自己的史蒂夫,

 

  当务之急是找到逃出去的办法,巴基环视一周,四面和上下都是墙,只有他对面有一扇门。

 

  巴基知道时间不多,他肯定被监视着,监视者应该已经发现他的动作了,马上就会向那个史蒂夫报告。

 

  一眼扫过去,巴基发现这只是普通的密码锁,看来那个史蒂夫太小看冬日战士了,他是没有了左臂,又不是没有了脑子。

 

  巴基不愿意费心去猜密码是多少,而且也太危险,没有谁规定密码锁按错三次才会发生销毁、爆炸或别的什么后果,70年前的巴恩斯中士在这种赤手空拳,全身只有一套睡衣的情况下也许会生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但是世界顶尖的刺客至少有十几种方法打开这种最基本的锁,而他现在只能选择最快的方案。

 

  冰冻前巴基的左臂断口只是进行了简单的止血与治疗,在上面裹上一层仿真皮肤以免感染,现在那层皮肤已经在肩膀处与他自己的皮肤紧紧连在一起,一点也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巴基连眼睛也没眨,狠狠地咬了一口右手的的指甲,原本圆润弧度一下子有了锋利的边缘,在左臂光滑的断口上用力一划,一个小口出现,抓住那层皮肤,巴基向后一拽,一个更大的创面出现了。由于与皮肤连接的过于紧密,一层真正的皮肤也被掀了起来,鲜红的鲜血一下子涌出来。

 

  这点血和疼痛还入不了冬日战士的眼,巴基的右手继续向皮肤深层深入,摸到了断裂的缠在一起的电线,这不是他想要的,继续向内,终于碰到了一块金属片。

 

  巴基咽了口吐沫,捏住那块金属片,狠狠地咬着牙用力向外一拔,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电流响的声音,金属片与片之间的摩擦音,电线被扯断的声音,混杂在一起,让人毛骨悚然。

 

  等到最后拽出来的时候,巴基的额头上已经出满了汗,为了得到这么个小东西,他的指肚也被割伤了,血糊满了整个右手。巴基松了口气,拿着金属片在密码锁背后轻轻一划,整个键盘和后面的线路全都掉在了地上,门无声地滑向一边。

 

  外面没人看守,一股怪异的感觉涌进他的脑海里,但没时间考虑太多,巴基随便选了个不知道通往哪里的方向,无声又快速地向探索。

 

  解决了几个巡查的守卫后,巴基看到了一个很明显是关押室之类的的房间。

 

  里面陈设简单,只有桌子和床,班纳博士躺在床上,不知情况怎么样。

 

  用来开门的金属片巴基一直拿着,这时又派上了用场,利落的打开门,巴基闪进了房间。

 

  班纳吓了一跳,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看到他后松了口气。

 

  “我知道你会发现不对劲,但没想到这么快。”

 

  巴基不愿意多废话,想要先带他逃出这里,有什么可以以后再说。

 

  博士摇了摇头:“我出不去的,队长给我注射了抑制剂,浩克出不来,你带着我简直就是带了个累赘。”

 

  巴基固执的看着他。

 

  班纳知道任何一个士兵都不会抛弃自己的战友,只能换了个思路劝说他:“娜塔莎、萨姆他们也被关起来了,你可以先去找他们,这样我们逃出这里的可能性还大一点。”

 

  巴基犹豫了一下,但这确实是个好办法,胜算也比较大,于是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被抓起来了?

 

  班纳努力控制住自己的白眼,也觉得这很荒繆。他前一阵子根本不在地球,好不容易回来了,却又听说队长和托尼打了起来,就想去瓦坎达问问队长怎么回事,刚见面时队长还很正常,可没一会儿,趁他没有防备,就往他身体里推了一针抑制剂。

 

  他被关在这个房间里已经大半个月了,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发呆,除了给巴基检查身体的时候,一步都没踏出过门口,多亏他平时修身养性惯了,否则肯定会发疯的。现在巴基逃出来了,倒是可以期盼一下外面的阳光和那本还没看完的书了。

 

  语毕,班纳看向巴基,他皱着眉头思考接下来的行动方案,面无表情的样子更像两年前没被唤醒的九头蛇杀手了,但是史蒂夫曾不止一次的在他们面前说过他不再是以前的冬日战士了。

 

  班纳走神的想:这个人沉默的时候带着冰雪的寒气,一说话又能看出年少的影子,既冰冷又活泼,既疲惫又蓬勃,70多年的时光雕刻出了多么奇妙的组合。

 

  “这两天我听巡查的守卫谈话,娜塔莎应该是被关在审讯室,在地下5层。”

 

  巴基点点头,闪出房间,重新把密码锁安回墙上,使它看起来像好的一样,向电梯的方向跑去。跑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反过来,轻轻敲了敲房门,叫住了慢慢走回去的班纳:“博士,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敢肯定那个人绝对不是史蒂夫,他是假的。”

 

  班纳看着他执拗的眼睛,那目光认真的仿佛他不相信他就没办法离开一样,不禁露出一丝微笑:“我知道,那当然不是队长。”

 

  隔着一层玻璃,那个严格说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松了口气,抬了抬嘴角,试图露出一个笑容,然后消失在走廊拐角。

 

——TBC——

评论(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