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不酸

朋友,你听说过盾冬盾嘛

【盾冬】故障(3)

接队三巴基进冷冻仓后,突然醒来,发现身边的一切都不太对了……

最先出现的盾是黑的,黑的!注意!

1v1白盾白巴基

CP:盾冬、贾尼、寡鹰、幻红、冬寡前任涉及、奇异玫瑰提及

  巴基飞快的跑着。他不敢做电梯,只要控制室的工作人员一个按钮,就可以把他困在里面。向外拽那块金属片的时候他好像划伤代替神经的线路了,左臂连带着脖颈和脊柱一跳一跳的在疼,这让他的速度减慢了不少,让他更加心急如焚。

 

  审讯室里什么样他太了解了,专业的特工虽然受过严格的应对审讯的训练,但是保守的一直绕圈或者闭口不言只会更加激怒审问的人。从博士的话中可以听出,他们被关押了至少有大半个月,不知道娜塔莎遭受了怎样的对待。而且现在那个史蒂夫肯定早就知道自己逃走了,不知道为什么走廊里还是安静的,只是偶尔有几队巡查走过,这太反常了。

  站在地下四层楼梯的拐角,巴基压下心里的不安,集中注意力听着里面的声音。

  门口有四个呼吸声,一个脚步声,枪和武装带相撞的清脆声音不时响起。巴基心里数着秒,计算着走动的人转圈的频率。

  就在他蓄势待发的时候,电梯叮的一声响了,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的人马上就要看见正对面的巴基了。

  深吸一口气,巴基把金属片咬在嘴里,在电梯打开的瞬间冲到里面,里面的人只能看见一道残影。右手环住他的脖颈,巴基微微低头,干燥的嘴唇划过那人搏动的颈动脉,同时划过的还有致命的利刃。

  连一句话也来不及说,那人颈部喷出大量鲜血,身子一软,倒在巴基身上,血留到他身上,洒了满身。

  门口站岗的守卫见电梯响了没人出来,一个人走过来查看情况,看见的就是两个高个男人抱在一起的画面,紧跟着他就发现了两人深度上的血,枪还来不及抬起,巴基一把把身上的人推到他身上,两人砰地一声一起摔在地上。

  电梯门口的骚动引起了门口剩下三个人的注意,组长眼神示意剩下的两个人过去那边看看,他自己抬起枪直指走廊拐角,作为最后一道屏障,守卫门口。

  两分钟后,那里先后传来两声倒地的声音,组长咽了口吐沫,紧了紧手里的枪。

  拐角伸出来一只穿着作战服的手,做了个已解决敌人的手势,组长松了口气,挺直身体,枪尖还没来得及垂下去,就被刚才的那只手里的枪爆了头,直到倒下之前,他的脸上还带着放松的笑意。

  巴基从电梯间走出来,已经换了后来的一个守卫的作战服,正把他搜集到的所有能装起来的武器和子弹扔进作战服不同的口袋里。

  身后背着3把枪,脖子上挂着一把,手里还提着一把,巴基干脆撞开房门,里面的场景让他屏住了呼吸。

  娜塔莎被吊着,身上全是严刑拷打的伤痕,她的头无力的低垂着,全身的重量全集中在细瘦的手腕上。

  巴基跑过去,把手上的枪匆忙扔到一边,抱住她的大腿用力抬起,减轻手腕的压力,巴基脖子上挂的枪硌到了娜塔莎的小腿,她呻吟一声,反而清醒了些。

  “詹姆斯?”

  “娜塔莉亚,你怎么样?我们必须马上走。”巴基把她放到地上,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脸颊。

  “可以的,我可以的……”娜塔莎喃喃着,努力想要站起来。

  巴基扶了她一把,让她把大部分重量压在自己身上,捡起一边的枪,拿在手里,带着她向外走。

  “跟我说说话,娜特,不要睡过去。”

  娜塔莎慢了半拍,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你怎么从冰柜里出来了,史蒂夫干的?”

  巴基抿了抿嘴唇:“那个人不是史蒂夫。”

  娜塔莎轻笑了一下。

  巴基有些窘迫,清了清嗓子,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史蒂夫去哪了?”

  娜塔莎这时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拍拍他的肩膀,站起来,拿起巴基脖子上挂的枪,摆弄了一下,又从他右兜里掏出一把子弹,攥在手里。巴基默契的加快步伐,调整到她可以承受的速度。

  “我其实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一开始贾维斯探测到一股能量正在冲击我们这个宇宙,但是除了天气更加极端外也没什么变化,我们也没当回事。后来我在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接到了队长的求救信息。”

  巴基一惊,瞪大眼睛看了她一眼。

  “对吧,我当时的反应跟你一样,克林特、旺达、萨姆和斯科特都在瓦肯达,实在不行还有特查拉陛下,到底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才让队长发求救信息?我用最快速度赶过来后,队长却说危险已经解除,虽然心里有怀疑,但是队长说喝杯茶休息一些的时候,我还是没在意。”

  “里面有什么?”

  娜塔莎耸耸肩:“肌肉松弛剂。”

  以娜塔莎的能力,如果不是一直注射或者服用这种药物的话,短时间内肯定就会恢复巅峰状态,过多服用会产生依赖性,就算不提那个史蒂夫对她的折磨,单是这一项就足够引爆巴基的怒火。

  娜塔莎看巴基抿着嘴唇,皱着眉,绿眼睛因愤怒而更加闪闪发亮,心里叹了口气,詹姆斯·巴恩斯总是这么好。不管是在苏联的教官冬日战士,还是从布加勒斯特恢复过来的巴基,都特别能体会别人的痛苦,就好像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些折磨不够似的,肩膀上还一定要担着不属于他的责任。就像刚才听到自己说的话,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但他却好像想象出了近一个月自己所收的所有不好的对待,并发誓一定要把这些加倍还给施加者。在那暗淡无光的受训期间,她爱上这样的冬日战士实在是太容易不过的事了。但是詹姆斯的情感太过热烈,在苏联人的电击和洗脑下还能压制一些,在他彻底自由后,那种能量全部爆发出来,自己这种性格的人太容易被焚毁了,只有史蒂夫这个同样拥有这种火焰的人才能和他和谐共处而不至于消亡。事实证明,他们两个在一起,会把他们身上的火焰带给其他人,让了解他们、理解他们、敬佩他们的人变得更加美好。

  娜塔莎不由得想到了克林特,温柔的克林特,被关押不久后,她就从审问的人嘴里套出了关押其他人的位置,虽然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在同样的地方,但不管怎么说都值得一试。边向5楼跑,娜塔莎边向巴基解释。

  5楼的守卫是全自动化的,层层叠加的电子锁说明他们还被关在这里,但是,这么复杂的电子锁巴基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解开,所幸,世界顶级间谍就在他身边。

  虽然费了不少功夫,巴基已经解决了几波来阻止他们的人,娜塔莎最终还是把锁打开了。

  看见他们冲进来,里面被关押的人全都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克林特更是直接跑到透明的玻璃墙后狠狠地敲了两下玻璃。

  他们跑过去挨个打开监狱的门,旺达不仅被囚禁着,还用特殊的束缚带绑住了她的手,脖子上也套着抑制发声的套环。

  娜塔莎和巴基简直要气疯了,旺达只是个刚成年的孩子,根本不该经历这么多。

  巴基小心翼翼的摘掉旺达脖子上的套环,底下细嫩的皮肤被勒出了深红的印记。旺达看所有人都在围着她,有的人脸上闪烁着愤怒,有的是伤感,有的则是感同身受的痛苦,但无一例外,里面都包含着浓浓的心疼。小姑娘心里充斥着骄傲和心酸:骄傲于自己是这么好的人的战友,心酸于从小就用尽全力保护着自己的哥哥不能遇见这么好的朋友。

  终于,大部分战力都集齐了,巴基向众人说明了班纳博士的情况,大家一致同意等救出来博士,他们就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作打算。

  但是哪里是绝对安全的地方呢?那里的主人不仅要有收留他们的能力,还能抵抗美国队长。很明显,第二个要求世界上没几个人可以达到,,美国队长就是自由、正义和正确的象征,很少有人能在美国队长的面前坚持住。答案已经很明显了,但是所有人都无法说出那个名字,在巴基面前,在发生了那一切之后。

  巴基垂着头,人类脖颈后方的线条按理说应该是脆弱的,但他偏偏在空气中划出坚韧的笔画,思考了2秒钟,詹姆斯·巴恩斯说:“我们去找托尼·斯达克。”

  接下来会很难写,我尽量不写崩(跪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