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不酸

朋友,你听说过盾冬盾嘛

【盾冬】故障(4)

  接队三巴基进冷冻仓后,突然醒来,发现身边的一切都不太对了……

  

  最先出现的盾是黑的,黑的!注意!

  

  1v1白盾白巴基

  

  CP:盾冬、贾尼、寡鹰、幻红、冬寡前任涉及、奇异玫瑰提及,这里贾维斯和幻视同时存在,就当托尼已经把老贾分离出来了吧(跪

  

       托尼·斯达克并没有他们想得那么从容。


  首先是一半的复仇者不听联合国的指令,叛逃在外,170多个国家对teamcap进行全网通缉,他这个把家改造成复仇者联盟总部,并且签了科索维亚协议的人更是首当其冲,承受着来自政府和军方的压力。


  其次,不久后的某天,贾维斯和幻视同时发现宇宙有的物质开始不稳定的波动,虽然不算强烈,但还是对地球环境造成了一些影响。幻视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匆忙离开了地球。


  雪上加霜的还有娜塔莎。虽然她一开始同意签署科索维亚协议,但是后期放走美国队长和冬兵的的举动让联合国高层非常不满意,因此,相当长一段时间,她没能执行任何任务。但超级英雄们内战后政府对间谍的需求不断增加,最终还是指派娜塔莎去中东的一个小国出任务,这本来是一个赢得上面信任的好时机,没想到,任务期限还没到,托尼就在复仇者大厦看见了她。


  “就没人能给我省点心吗?!”托尼狠狠地拽下领带扔到沙发上,翻了个白眼——他参加了一天的会议,和那些笑面狐狸打太极耗费了他大半的精力,他宁愿在工作间关上个三天三夜,也不愿意再看见他们那满是褶子的脸了,“又出什么事了,娜塔莎,别告诉我你任务失败了。”


  娜塔莎罕见的没有反唇相讥,苦笑着摇了摇头,回了自己的楼层。


  托尼碰了个软钉子,也没生气,继续解着不舒服的西装:“怎么了,那些老狐狸又给她使绊子了,总不能是任务真的太棘手以至于连黑寡妇都搞不定吧?”


  “抱歉sir,执行间谍任务时使用的是独立线路,我没有权限访问,任务目标处的监控也有屏蔽,无法获取。”


  “好吧好吧,不管发生了什么,明天再说吧,现在我只想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现在的情况简直可以用捉襟见肘来形容,但再困难的时期他也经历过,一切总会步上正轨的。


  “当然,sir,您的身体最重要。”


  变故发生在半夜2点整,监视器记录下了整个过程。


  黑寡妇火红色的头发率先出现在镜头里,然后传出贾维斯的声音:“罗曼诺夫女士,sir睡着了,您有事找他吗?”


  “当然。”美丽的女士抬了抬嘴角,露出一个没有温度的笑容,闪电般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仪器,在门上扫了一下,磁力锁闪过蓝色的电光,门无声的划开了。


  “罗曼诺夫女士,不管你想做什么,请立刻停止。”贾维斯冰冷的机械音也阻挡不了话语里的急切,远处传来钢铁侠机甲飞快赶来的声音。


  娜塔莎的动作根本没有停止,扔掉手上的仪器,右手从战术带上拔下一把明显是改造过的枪,冲着刚从床上爬起来,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托尼的反应堆开了一枪,左手抽出一把匕首,向钢铁侠的眉心扔过去。


  贾维斯在她开始拔枪的时候就意识到根本不可能阻止,像娜塔莎这样的顶级特工拔枪、瞄准、开枪几个步骤可以压缩在1秒内完成,钢铁侠机甲光是手心炮能量蓄积就要同样的时间。但值得庆幸的是,激光要比子弹和匕首跑得快得多。


  托尼意识到自己受到了袭击,但是身体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只能看着闪着寒光的匕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这个过程就像慢动作播放一样,漫长到好像可以持续一个世纪。


  贾维斯计算好角度,对准床脚打了一炮,托尼身体一歪,向旁边不由自主的滑了过去,子弹正好避开了反应堆,穿透肩膀,打在后面的墙上,匕首划过额头,留下了一道血痕。托尼的身体被子弹冲的向后倒去,床继续向下沉,机甲在托尼完全倒下之前,把他全身上下裹了起来。直到这时,托尼才来得及发出疼痛的呻吟声。


  子弹好像伤到了某根血管,鲜红的血不停地流出来,贾维斯立刻撕开一条床单,把左肩连同整条手臂的机甲打开,把床单紧紧地绑在伤口的下方,血渐渐地止住了。


  托尼刚松了口气,贾维斯就为他带来了更坏的消息:“sir,刚才我为您包扎时,罗曼诺夫女士趁机打开了大厦的防御,3个10人小队正在从一楼向上搜索,2个小队在楼顶伺机降落。”


  “该死的,”托尼因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浑身无力,挣扎着爬起来,“我们先去走,没必要和他们正面冲突。”


  贾维斯停顿了一下:“sir,我们要放弃复仇者大厦了吗?”


  “我们会把她夺回来的,很快。”


  录像到这里就停止了,teamcap的成员们面面相觑,最终所有人的视线汇聚到红发间谍身上。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也许你们不记得了,但是那时候我正被假史蒂夫囚禁着呢,需要给你们展示一下我身上的伤疤吗?”


  “所以我们现在有个假史蒂夫还有个假娜塔莎……”巴基嘟囔道。


  “怎么,感到压力大了吗?我看你应付两个就有点困难了,现在又多了两个。”萨姆带着难以言喻的表情,冲巴基眨了眨眼。


  “拜托,谟涅摩叙涅*,我只是撕了你的一半翅膀而已!”


  “注意,是在几十层楼的顶楼撕了我的翅膀,而且你立刻就把我踹了下去,”猎鹰现在还能回想起当时用半只翅膀努力寻找平衡的感觉,于是更生气了,“别忘了,在那之前你还撕过我的方向盘。”


  “小心点,小鸟,我虽然没有炫酷的金属臂,但我的弓可不是摆设!”克林特偷偷的瞟了娜塔莎一眼,看她没有生气,继续维护自己的女朋友的名誉,“我可以把你的两只翅膀都射下来。”


  一群成年人里只有旺达还在思考:“我以为大厦里是没有监控的,为什么会有视频流传在网上?”


  说是流传还是不太贴切,这视频简直是在互联网上疯狂传播。社交网络和新闻网站已经炸了,各种猜测层出不穷,支持率最高的说法是认为黑寡妇和美国队长联合起来,对钢铁侠和他的拥护者展开报复,接下来就会是逼迫他们签署科索维亚协议的170多个国家的高层了。


  娜塔莎和克林特的线人们反映各国政要都在暗地里加强了戒备,所有人的心都沉了下去,果然,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自从轻而易举的从被囚禁的地方逃出来后,怀疑的阴影就笼罩在所有人心头:为什么那个史蒂夫这么容易的就放过他们?他费尽心思把他们抓起来,可是除了一直被虐待审讯的娜塔莎,所有人只是被限制了能力和行动,连个审问的人都没出现。巴基莫名其妙醒来后,假史蒂夫表现得很惊讶,但也透着惊喜,这是意外之下表现的真情实感,还是高超的演技?众多疑问他们都找不到答案,但有一点他们可以肯定,那个人假扮成史蒂夫总不可能无的放矢,以后一定会拿这一点做文章,估计就是向民众宣城美国队长攻击超英,背弃人类之类的消息,让真正的史蒂夫失去人们的信任,没想到这个猜测最终倒是应在了娜塔莎身上。


  “我现在也开始觉得詹姆斯处境很尴尬。”从刚出来就一直在跟不同种类的蚂蚁沟通的斯科特终于有时间抬起头插句话,“从詹姆斯的叙述来看,解冻后你立刻被妥善安置在一间温暖舒适的房间里对吧?”


  “是一间上了锁的房间。”巴基纠正。


  斯科特耸了耸肩,表示这并不重要,继续道:“而娜塔莎一被抓起来就折磨,这区别待遇太明显了,让人很难不想到吃醋、嫉妒之类的词汇。”


  巴基张大了嘴,喏喏着想反驳,但怎么也找不出合适的理由,只能小声说:“但……但那不是史蒂夫啊,他有什么可吃醋的……”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你都说了他是美国队长,即便史蒂夫真的嫉妒也不会把这件事上升到私人恩怨的。”


  有人解围,巴基的耳朵尖不再那么烫了,思路也清晰起来:“娜塔莎、克林特你们跟钢铁侠认识时间更长,对他的行事作风比较了解,在这种情况下,你们觉得他会去哪里?”


  克林特苦笑一声:“一般人都是去只有自己和战友知道的安全屋,但是托尼……那可是托尼啊。”


  娜塔莎接过他的话尾:“以他的性格,在哪里摔倒一次,他就会把那里的路全都变成自己的,重新铲平,建成最不会威胁自己的样子。”


  其余人都开始冥思苦想,托尼摔过跟头的地方,是哪里呢?


  奇瑞塔人大肆进攻过的纽约?间接导致复联分裂的科索维亚?巴基甚至想到了霍华德和他妻子死的那条小路,那里是他失去父母的地方,肯定让他难以忘怀。


  娜塔莎看所有人越想越歪,好心提醒:“在一切开始地方。”


  看大家还是一脸茫然,克林特忍不住说出了答案:“一切开始的地方,当然是中东了!”


  哦,原来是这样!所有人恍然大悟。


  *谟涅摩叙涅:希腊神话掌管记忆的神,巴基是在讽刺萨姆记仇,那么久远的事情还记得那么清楚。


评论(4)

热度(52)